大慧宗杲禪師《贈別》

[禪宗五家] 發表時間:2017-11-10 作者:網絡 [投稿]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ugvup.live/chanzong/wujia/178921.html
文章摘要:大慧宗杲禪師《贈別》 ,制鞋廠負德背義小排量,才人求婚者握發吐飧。

大慧宗杲禪師《贈別》

  桶地脫時大地闊,

  命要斷處碧潭清。

  好將一點紅爐雪,

  散作人間照夜燈。

  ——宋-大慧宗杲禪師《贈別》

  大慧宗杲禪師,是南宋臨濟宗盛極一時的大師。他三十七歲時謁圜悟克勤禪師而大悟,嗣法分座,門下氣象崢嶸,成就許多穎異的法器,是一位自覺覺他的一代宗師。《禪宗雜毒海》卷二(參學比丘釋法宏、釋道謙編集)記載當時的盛況說:“握室中竹蓖(竹器,下端劈成條狀,擊物發巨響,作用應如香板,以警醒、勘驗習禪之人),以驗學者,名振叢林,譽聞京師。”“云衲盈千(參學的云水僧超過千人),皆諸方角立之士(角頭崢嶸、卓然獨立的禪人),宗風大振,道法熾盛,冠絕古今,世人稱為臨濟再興。”

  由以上兩段記載,我們知道這位俱足涅盤智與覺他方便的禪師,境界如何殊勝,令人興起無限向往。

  前面所引的這首《贈別》詩,就是大慧宗杲禪師開悟后,那種氣象萬千的境界展現。

  “桶底脫時大地闊,命根斷處碧潭清”,是指生命桎梏一脫,那種豁然開朗、暢快淋漓的感覺。悟境詩比較難在字面上求解,也要避免死在字面上,比較適合以內在體驗相印證,用心直觀。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高手,是隔空交峰,點到為止,境界如何,自是了然于心;至于那些拳打腳踢,虎虎有聲的比劃,都算等而下之了。

  如果勉強求解,可以簡單地說:開悟,就像水桶桶底忽然脫落,心靈的根本束縛解脫了,啪!水潑灑在大地上,才頓時體悟大地的如此遼闊;水綿密地滲入地心,化入泥土,才深細了解心與萬物冥合,宇宙萬有都是真如法性的展露。懸涯撒手,大死一番,才能徹底了悟生死大事,才會真正明白新的生命原來如此清凈,皎如碧潭。

  這兩句,是祖師境界,如果火候未到,不必強解,可以留待將來洞然明白的一天,并勉勵自己:“大丈夫當如是也。”

  《贈別》詩中,最動人的,則是禪師走出涅盤體驗,回到有情人間的悲心一片。“好將紅爐一點雪,散作人間照夜燈”,清涼智慧就如火爐上的一點白雪,在怨憎會、愛別離的熱惱世界,顯得那樣單薄,那樣微弱;但我還是愿意竭盡心力奉獻,把自己體悟到的一點心得,分離有情人間,成為照破無明暗夜,指引生命出路的一盞光明燈——這是大慧宗杲禪師的溫厚心意,也是所有禪師共有的悲愿。

  禪師,就是這種智慧的傻瓜,在無事心地作有情人,在火爐般的紅塵做一點清涼的白雪,化淚,也在所不惜。

相關閱讀
精彩推薦
22选5必中3的计算方法